“听见了吗?”

“我听见了,我想你应该也听见了。”

“那声音好像是一个女孩的声音?”

“嗯…这种声音,好熟悉啊…”

那些路过的行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

却不知道房间中的雅妃,也是听得一清二楚。

面露绯红的她,早已经因为自己的失声尖叫,紧紧扑在柳北怀里。

看着这副模样的雅妃,身为行使权力的柳北,自然也是一脸的满足。

那些人不明觉厉的在门口停留。

但是在没有继续传出声音,才犹豫不决的准备离开。

呀~

呃…

那些准备离开的人,各个老脸一红。

有些胆子大的人,更是准备伸手戳开窗户纸,想要一窥究竟那屋中的美景。

“做什么呢?!”

“没事趴什么墙?难道你们不知道这客栈的规矩吗?!”

就在那些人跃跃欲试的时候,店小二终于是回过神来。

毕竟他可是非常清楚,那房间中的人,是何等的恐怖!

那些准备偷看的人见到客栈小二开口呵斥,也就没了兴趣继续。

虽然说他们并不是忌惮店家小二。

但是这家客栈的背景,也不是他们这些散修所随意能够招惹的。

房间中,柳北邪魅一笑,看着雅妃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温柔。

如果没有雅妃,他恐怕还真的要为晚上睡在哪里而苦恼。

他是云岚宗副宗主不假,但不代表着他的一句话,就真的能够让纳兰嫣然为他打开房门。

更何况他如今身份尊贵,总不能再去花钱找温柔。

否则的话,那要是让一些有心之人看见,那么他在纳兰嫣然心里的印象,可就真的是一落千丈。

……

一番风雨,花已摘。

雅妃静静地被柳北拥在怀中,心情有些复杂的她。

在思考好久,才向着柳北认真开口。

“对了,我现在已经恢复了小姐身份,多亏了你的那些丹药。”

“知道吗?我如今不仅地位水涨船高,在米特尔家族的话语权,也是更上了一层楼。”

雅妃认真诉说着,就仿佛在她的心里,她就已经将柳北视为了自己心里重要的人。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她自己也是怎么都没有想到。

被称之为是冰山美人的她,竟然真的愿意将自己奉献给一个没有见过几次的男人。

“还有我听谷尼大师说,如果我开口的话,你就愿意加入满星宗这是真的吗?”

雅妃皱眉询问,等待着柳北的回复。

而柳北却是没有立即回复,迟疑片刻,才认真解释;“对不起,虽然我很想去你的宗门,但我并不能那样,我现在是云岚宗的副宗主。”

“如果我在这个时候跳槽,那么那些长老无疑会拿着我跳槽这件事小题大做。”

柳北认真解释着,他并不感觉自己是在说假话。

雅妃虽然长得是很漂亮,但加入满星宗,也无非是让她们二人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

但是云岚宗那边却不一样,那边不仅有着云韵,更是还有着纳兰嫣然。

这种非常简单的账目柳北不可能算不清楚。

与其和雅妃继续增加亲密关系,那还不如多去想想还未攻略成功的云韵与纳兰嫣然。

听着柳北的回复,雅妃也是有些失落。

如果柳北能够加入满星宗,那么她雅妃以后在整个米特尔家族的话语权,那绝对是首当其冲的存在。

感受到了雅妃的失落,柳北拥住对方柳腰的手掌,也是稍稍紧了几分。

——

次日清晨。

或许是因为小别胜新婚的缘故,所以当柳北睁开双眼,却是发现身边的女子竟还在熟睡。

温柔轻抚对方脸庞。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如今是一名斗皇,恐怕雅妃这种女人,他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碰到的。

他也有考虑过两边都去加入,但是如果真的那样做,那么哪怕他是一名斗皇,那么墙头草这种称呼,绝对会莫名其妙的扣在他的头上。

呼…

轻轻吐出一口热气,柳北向着雅妃额头轻轻吻了一下,才起身整理好了服饰,准备拉开房门。

“你要走了吗?下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我不想在需要你的时候,你却不在我的身边…”

雅妃这突如其来的告白,令得柳北整个人都是愣在了当场。

不过柳北虽然迟疑,但是并没有直接回复。拉开了房门,随手关闭。

还没等房间内的雅妃埋怨,门外的柳北就已经当即尴尬在了当场。

一名背剑女人正一脸狐疑的盯着柳北,就仿佛柳北的突然出现,对于她而言,就是那种类似于心理底线的挑战。

“你…”

“你从里面出来,莫非…你昨晚就在里面休息?”

这名女子表情复杂,说出来的话,也是在强行压制怒火。

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柳北在认真思考后才反应过来。

恐怕眼前的这名女子,应该就是昨天突然到访的青青。

虽然不清楚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看着对方想要杀自己的眼神,柳北就总感觉有些地方怎么感觉怪怪的。

“你…”

“你是青青?”

柳北试探性的询问,而这名女子才是拔出宝剑,向着柳北低声呵斥:“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够从雅妃的房间出来?”

……

尴尬的柳北只想打人,如果不是因为他并不想和对方过多废话,恐怕就以柳北以往的性格。

面对着这种挑战,那么他是绝对会出手狠狠地教训对方一顿。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雅妃还在休息,如果你感觉自己真的很不错,但是请你还是要在这里静静等候。”

柳北仿佛在下达着逐客令,越听越离谱的

青青,则是气得不行,她本来是和雅妃约定好了今天一起去逛街,结果哪成想,半路上却是突然出现了这么一个蛮不讲理的家伙!

“等等…我和雅妃怎么说也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你说让我离开就离开,那我岂不是非常没有面子?

“告诉你,你这样做,如果雅妃知道的话,那么她是会因为这件事和你争吵。”

“如果你不想事情闹大,最好是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你是谁,否则的话!真的等雅妃醒来,那么可就有你哭的时候。”

青青继续威胁柳北,但就是这样的威胁,却是令柳北只感觉对方只是一个炮灰。

毕竟但凡她真的有一点智商,也被至于说出一连串的这么多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