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的军官没有想到尤海这十一个人这么能打,不由的恼羞成怒,一边指挥着后面的士兵上去帮忙,一边拿出自己的长剑盯着吴卫。

在那军官的眼睛里吴卫绝对是这些人中的大哥大,所以他秉着擒贼先擒王的原则,对准吴卫就攻击了过去。

东梦坐吴卫边上看到攻击过来的军官吓得脸色惨白,他现在一丁点武力都没有了。

但是护主的心还是和以前一样他冲到吴卫的身边想要帮吴卫挡住长剑。

吴卫不由叹气把东梦往一边推,伸手把桌子上的茶杯就冲着长剑扔了过去。

军官看到吴卫的举动不由的冷笑,茶杯想要挡住自己的玄铁长剑吗?

简直是异想天开!

不过很快事实就狠狠打了军官的脸,长剑被茶杯给打歪了,而且剑口被茶杯给碰了一个豁口。

要知道这个是玄铁长剑,能把这样材质的剑打豁口那必定不是凡人。

看着自己引以为傲的长剑一下子就有了残缺,那军官脸色很难看,知道自己遇到了难缠的角色。

而他回头看到自己带过来的二十多人基本上没有站着的了。

那个胖胖的大舅子被尤海拎在手里拖到了吴卫的面前。

“大哥,这个货怎么处置?”尤海手一松,那胖胖的大舅子就跪在了地上,而军官则脸红的像番茄,这脸都丢尽了。

“姐夫,救我啊!”胖子大喊,军官真恨不得现在就休了那胖子的姐姐好和这个货没有半点关系。

军官的脸色因为胖子的这一声嘶喊变的更加的难看。

“这位壮士,我想我们之间有些误会,不然我们坐下来慢慢解开误会怎么样?”军官把剑收起来,虽然豁口让他心疼又肉疼,可是相比大舅子的性命他还是比较在乎大舅子。

主要是丈人家里财富比较丰厚,他只是一个小军官,要是想要晋升什么的还需要丈人的财力支持的。

吴卫换了个崭新的茶杯倒了一杯茶水慢慢的喝着,并不接他的话。

“还不赶快给壮士道歉!”军官无奈只好踢了胖大舅子一脚给他使眼色。

胖子也不是傻子都到了这个份上他也嚣张不起来,赶紧俯腰给吴卫赔礼道歉。

吴卫把杯子放下看了看东梦,然后低头看看胖子。

“你对不起的是他不是我,好像弄错了对象。”吴卫的声音淡淡的并听不出多少起伏。

胖子连忙在地上跪着走到东梦面前磕头道歉。

东梦怎么说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并不会因为这个怕死的胖子虚假的一句对不起而就清醒原谅他过去坐的那些伤害自己的事情。

把头别过去的东梦并不想搭理他,吴卫看到东梦的样子就知道这个胖子以前肯定欺负他欺负的很严重。

“这样吧,你把之前怎么对待我兄弟的事情,现在在你自己身上重新做一遍,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吴卫出声。

东梦和胖子同时变了脸色,东梦脸上是充满期待和幸灾乐祸的表情。

胖子的脸直接就变成了灰白色,他曾经都干过什么事情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但是可以肯定的就是他干的事情没有一件好事。

军官也看出了胖子的尴尬,刚想要帮他求情,吴卫伸手阻止他:“将军,带着你的人可以离开了。

不然一会我要是改变了主意,你们想要好好的离开可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记住我是鹰熊山的大当家吴卫。”

吴卫也不打算隐瞒自己的名字,反正他要是想要在这里混下去,首先就要打开自己的知名度。

无论这知名度是好的还是坏的,只要能打响就行,正派反派都无所谓。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吴卫才慢慢的领悟所谓的正反不过是个相对的说法。

很多时候和很多事情没有却对的界限,可能有时候正派的人因为种种原因做着还不如反派的事情。

也有很多时候反派在做着创世救人的事情,这个真的没有绝对的。

既然这样那他也就不必执着于做个外人眼中的好人或者坏人。

军官听到吴卫两次报了自己的姓名,自然是记得牢牢的。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胖子最后还是带着自己那二十多个受伤的士兵离开。

不是他不在乎丈人对自己的看法,主要是他带人出来是假借其他理由,要是少一个人或者很多人重伤回去,肯定会露馅,那可就不是罚俸禄的事情了。

私自带兵扰民或者欺压百姓会被军法处置的,到时候命都没有了,还要丈人的钱财做什么?

吴卫也是很欣赏这个能拎得清的军官。

再看地上的胖子不仅满头大汗惨白着脸,就连全身都在剧烈的颤抖。

“大,大哥,我知道我不是个好东西,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打我几下或者骂我几句。

再不济我赔钱可以吗?

赔钱!”胖子哆嗦的说着,他真的不记得自己都对东梦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

他天天欺负人都习惯了怎么可能还会去记怎么欺负被人的吗?

而且每天都欺负不同的人他也记不得那么多细节啊。

“赔钱?你家有很多钱吗?”吴卫好笑的看着胖子,终于说到他的心里了。

本来以吴卫的性格,胖子一跪他就会心软的,不过这次不同,他要替东梦出气,还要乘机给鹰熊山弄点好处。

“我赔一万两银子够不够?”胖子昂着头看着吴卫,他家多少银子他不是很清楚,不过他知道一万两银子能要了他爹半条命。

不过为了自己的命他觉得牺牲老爹半条命很值得。

“一万?”吴卫轻声的重复了一句,看了看东梦和尤海,他不是很清楚一万两银子是个什么概念。

当国主的时候他不管银子,不当国主的时候他几乎就看不到银子了。

尤海一脸的惊喜,东梦一脸的忧伤,吴卫开始势力了,竟然会想着讹人钱财了。

“大哥,一万真的是顶天了,再多就要出人命了。”胖子以为吴卫出声是不满意,跪在地上磕头求情,再多回去他也是要不到的,说不定还能把亲爹气死。

亲爹要是死了他也就基本上没有指望了,没有人挣钱,姐夫也不会搭理他,其他人更加不会理他。

所以胖子虽然混账不过脑子还是比较清楚自己的处境的。

吴卫也不想太难为他,反正薅羊毛不能一次薅光了留着可以多薅几次。